-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从铁元素角度看废钢消耗的大幅下滑

2022-11-29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钢铁作为重要的基础性原材料,其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对于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作为铁元素的重要来源,铁矿石和废钢则是钢铁行业的重要的“食粮”,此前相关政府机构出于资源自主可控的角度,号召钢企多吃废钢少吃铁矿,但随着钢铁行业整体陷入下行趋势,今年废钢日耗出现了大幅下滑,通过富宝废钢 255 家钢厂的废钢日耗进行折算,假设 11-12 月废钢日耗和11 月日耗持平,全年因废钢消耗下降,就带来了约5000万吨的铁元素减量。废钢也从此前的“小甜甜”,再度变为了“牛夫人”。

图片

铁矿石是国内铁元素的主要来源

废钢和铁矿石是铁元素的唯二来源,根据2021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中国铁矿石表观消费量(国内产量+净进口量)为14.2亿吨。2021年全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24亿吨进口额高达1.2万亿元,占中国总进口额的7%。根据相关资料统计,15年来,我国铁矿石平均对外依存度高达75%2016至2020年连续5年铁矿石对外依存度更是高达80%以上在此背景下,十九届五中全会后,铁矿被列为战略性矿产、国内找矿行动主攻矿种。铁矿石资源虽然在全世界分布较为广泛,但是真正具有商业开采价值的富矿,则主要分布在海外国家。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的贫铁矿约占总储量的94.6%,如东北铁矿石主产区鞍钢矿区,所产铁矿石98%为贫铁矿,矿石平均品位只有30%左右。在我国已探明108.78亿吨的铁矿石储量中,铁含量超过50%的富铁矿资源仅为10.02亿吨占比仅为探明储量的1/10此外,由于资源禀赋与地质结构等方面的不同,国内外矿山的开采成本有着显著的巨大差异,海外四大矿山的现金成本多数位于30美元/吨,而国内矿山现金成本长期处于80美元/吨的高位,高于全世界80-90%的产铁矿国家。

图片

当下,我国的铁元素供给存在进口依存度和来源集中度较高的问题,核心环节在于铁矿石的进口消费比,据中钢协,2021年粗钢生产所需铁元素的61%来自于进口矿2021年铁矿石净进口11.01亿吨,据相关机构测算当年铁矿石消费约14亿吨,据此计算铁矿石的进口消费比高达79%

今年以来,从下滑幅度看,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1-10月全国生铁产量同比下降1.2%,而同期富宝废钢统计的样本钢厂废钢消耗同比下滑了约28%为何同为铁元素,废钢从此前的“香饽饽”,到现在被钢厂如弃敝屣呢?我们认为这和中国的钢铁的产能结构中就能得到答案。宝武集团董事长陈德容此前在做《中国宝武碳中和行动方案》的公开演讲中就曾经说过:“我们宝武很大的压力是因为占宝武近94%的流程都是高炉长流程,总资产以数千亿计。如果高炉流程不能延续了,那中国宝武数千亿计的长流程资产将归零,这对整个资产的保值将会带来巨大压力。所以延续高炉长流程,实现长流程的碳中和是中国宝武现在工作的重点。这意味着,至少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长流程生产工艺仍然是国内钢厂的主流,这也意味着废钢的定价模式仍然会牢牢的把握在那些长流程钢厂手中。在今年钢厂利润不佳,诸多钢厂陷入持续亏损的情况下,钢厂压低原料采购价格则成为降本的重要手段。


2021年是铁元素与碳元素脱钩的元年,缺煤限电成为了21年市场参与者共同的记忆。今年以来碳元素成本占比继续高位运行,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成员企业上半年铁水成本中铁资源的成本占比去年为58.4%,今年降为44.4%,煤和焦的成本占比去年是35.1%,今年是49.4%,也即在炼铁成本中,煤、焦的成本已经明显高于铁资源成本,而且还是在铁矿石价格仍处于较高水平的情况下,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且随着碳中和相关政策的持续推进,低碳减排背景下,碳元素成本高企的现状恐将持续维持。


既然碳元素成本不好压,钢厂自然把降本的目光放在了铁元素身上。目前,中国的钢厂的生产结构2021年中国转炉与电炉粗钢产量占比大约为9:1,。可以看出,对于国内的废钢市场,长流程钢厂实际占据了更多主导地位,在价格上也更有话语权同时,从近年铁元素占比的角度看,废钢铁元素的供应占比保持在 20%左右,铁水在铁元素的供应占比则保持在 80% 左右。而正如前面所述,保铁水本质上就是保高炉,在这种背景下,钢厂大幅减少废钢的添加自然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中钢协的“基石计划”提出从三个维度提升铁元素的资源保障能力,计划到 2025年实现国内矿产量、废钢消耗量和海外权益矿分别达到3.7亿吨、3亿吨和2.2亿吨的目标。从逻辑上以及海外发达国家废钢消耗情况的历史经验看,长期看废钢消费和粗钢产量呈正相关关系,在房地产需求趋势下滑的背景下,我们按照偏乐观情况预计,即2025年全国粗钢产量依然能维持在10亿吨左右的水平,25年若要达到废钢消耗量3亿吨的目标,这意味着后期废钢消耗需要大幅上升,同时铁水产量出现明显下滑,这显然和今年实际的产业情况以及当前废钢消耗大幅下滑的现实情况明显背离,这也意味着后期政府若不出台相关政策,去刺激废钢供应,降低钢厂废钢采购成本,按照今年废钢和铁水的实际消耗情况线性外推,相关政府机构后期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

展望未来,伴随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不确定因素的增加,以及着房地产行业趋势性下滑的大背景,粗钢消费难言好转,但考虑到目前部分钢厂当前的废钢消耗已经降无可降,后期废钢消费的降幅有望放缓。但是对废钢行业来说,增长和发展才是硬道理,当前废钢行业仍然处于寒冬之中,还是需要诸位废钢同仁一起踔厉奋发,勇毅前行。


分享